我家的新学期

IMG_0008

今年开学季对我家来说有点特别,姐姐结束了为期三年的幼儿园生活,正式成为了小学一年级新生,而弟弟则是告别放养的日子,正式开始幼儿园受教育的阶段。两场家长会过后,通讯录里多了好几位老师的联系方式,微信群里加了好几个班级群,在这个群里是齐齐妈,在那个群里又变成了全全妈,小一新生的群里刚热火朝天地讨论完老师的要求,幼一的群里又开始此起彼伏。朋友很早就说过,你两个孩子正好相差三岁,到中考高考之时一定要来问候一下,送你点补品吃吃。没错,对于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家庭,尤其是相差正好三岁的两个孩子的家庭来说,这将是一条充满挑战的家长之路。

这篇文章其实是两周前的一个晚上写的。那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时候,女儿过来看,问道:妈妈,你在写我和小弟弟读书的事情啊?我说是呀。她问,这有什么好写的。我说,这个叫写文章,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,你以后也可以写,有什么想法就写下来。女儿继续问,那你也要用到拼音啊?是写故事书吗?我哈哈大笑,是用拼音写故事书,但是是真实的属于我们的故事。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在将来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,也能会心一笑。

当自己的角色从学生转变成家长的时候,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,但显然为时已晚。曾经的自己变成了眼前这两位小朋友,我不知道是该祈求某些漂亮的桥段争取历史重演,还是该祈求某些沮丧的瞬间不要重蹈覆辙。

时过进迁,朋友和同事们口口相传的中国教育,已经到了最变态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做了些什么,把那些我们也曾经经历过的教育变成了个畸形的体系。当老师结束完家访的时候,我有一个感觉,我突然觉得幼儿园三年,甚至是从孩子降生以来的前6年,简直就是浮云一片,毫无压力。真正的压力来自于只到九年就断档的义务教育,迅速增长的城市人口,以及教育产业化所带来的拔苗助长和急功近利。我只能说,人类,尤其是中国人类,仍然在不断进化,迫于中国式教育这个畸形的环境体系而不得不加速进化。

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清晨在电梯里遇到我的邻居,他带着他的孩子一早去赶补习班,我惊讶地问道,这么早啊?他的回答中有一句我仍然清晰记得,他说,中国的教育,册那,不谈了。现在他的孩子在一所区重点中学读初中,我相信很多家长和他一样,一边骂中国教育,一边又不得不迎合着中国教育,我已经可以预见,我也将成为其中的一员,既然在这个制度里生存,那就遵守游戏规则吧。

在这个新学期开始的日子里,我想用最最通俗的方式对姐姐以及三年后同样要面对此番的弟弟说,这将是你们面临的关于人生的第一场大型游戏,每365天打两次怪兽,升一次级。整场游戏将历时12年,需要对战24个大怪兽,无数个小怪兽。妈妈想说,你们的爸爸曾经非常善于打这些怪兽,希望你们能跟着爸爸的节奏,消灭所有的怪兽。这场游戏没有输赢,得到的和失去的都将是财富,妈妈会用文字为你们记录下这些财富,希望你们在未来某天通关之时,回头审视这些财富的时候,能清楚地明了自己的所欲所求所爱所感,那么这场游戏对你们来说就胜利了。

我家的新学期,就此拉开序幕,孩子们,Ready,Go!~

IMG_0022

我家的新学期

9 Comments

  1. 枫先生

    不管对国家教育进行批评还是迎合,也不能改变什么,还是多放点精力在家教上吧。

  2. 斯文败类

    你们家小丫头跟我小姨家小丫头小时候长得真相,我还把我媳妇喊过来,她也说有点相似哈哈

  3. 大步流星

    在你的精心呵护培育之下,他们会茁壮成长的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