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牙医

Camera Roll-194

这应该算是Rachel第一次正式看牙医吧,其实是有些晚了。国外发达地区的孩子看牙医都比较早,一般在乳牙长齐以后的两岁左右就会开始看牙医,而且每半年一次,见牙医的次数也是所有医学门类里次数最多的。上海目前就婴幼儿体格检查这块来说,已经是比较完善的了,最近几年免费视力的普查也已经从六月龄开始跟上了,只是牙齿方面基本上还是个空白,体检时候最多只是让儿保医生看看长了几颗牙齿,再专业一些的齿科护理基本上还实现不了,更别说专门配备牙科医生检查了。

Rachel的牙齿保护得并不算很好,主要源于3岁不到开始吃糖,尽管每天早晚都用牙膏刷牙,但脆弱的乳牙怎能抵挡住糖衣炮弹屡次三番的攻击,于是,今年开始就有了几颗蛀牙。正好上周幼儿园检查牙齿,每个小朋友都要被社区医院来的牙医检查一下,我想干脆,乘热打铁,带她去看牙医吧。

这位牙医是家里亲戚,Rachel应该叫他舅舅,年轻有为,手脚麻利,家里人让他看过牙齿的都说好,今天带着Rachel去他那里补牙。Rachel应该已经有心理准备了,第一次看到牙医是2岁多的时候看奶奶在这里补牙,第二次看到牙医是我去年补牙,第三次看到牙医应该就是上周的幼儿园检查。已经见过三次了,这次确实不害怕了。
Camera Roll-192

牙医舅舅让她躺到椅子上,并且熟练地将吸水无纺布遮盖在她胸前,我分明看到Rachel眼底泛起的眼泪,但很快就憋了回去,鼓励她的话自然不能少说,多少有些激励的作用。最艰难的一段就是牙医用高压水枪磨去蛀牙的时候,我小时候牙齿也不好,很多蛀牙,这个阶段的感觉我也很清楚,现在仍然记忆深刻,那种酸酸的的感觉很不舒服。Rachel倒是挺坚强的,清理完第一颗牙齿,牙医让她把嘴里的水吐掉,她有点摸不清方向,一口吐到了身上,好了,无纺布湿了,只能再换一张。我连忙教她要吐在椅子旁边的水槽里。于是第二口开始,便掌握要领了。

Camera Roll-193

上下的牙齿都有蛀,这次先补下面的三颗,一个月以后,再来补上牙。清理,填补,很快就完成了,果然是业务精湛,手脚利索。Rachel也说,好像也不是很疼嘛,整个过程很安静,是个好样的小朋友!

Rachel的牙齿是遗传爸爸的,很整齐,有一副好牙齿于己于人都是件美事,保护她漂亮的牙齿,是她的、也是我的责任。

看牙医

一个有关“看牙医”的想法

  1. 相关资料显示,全球智齿完整长出的人数比例不到1%。就在今年我长了四颗,你们懂的,长智齿的痛苦,已经拔掉一颗。

  2. 小孩子还是不能让他们吃糖的。我儿子也是看到糖,都要吃光的。所以现在家里一般不敢放糖。幼儿园中班的时候就到九院补了好几颗了。

  3. 因为看的国外电视电影比较多,我一直纳闷,为什么国外牙医好像很吃香的样子,很多人都有指定的牙医,但是,我想,为什么要牙医呢?国内好像没有那么流行吧。

评论功能被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