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二零二零

2020.12.31,大晴天,-7℃~1℃。

真是没想到,这个艰难的2020就这样接近了尾声,开始写这篇文字的时候,我翻看了一下我的2019,那时那刻还期待着崭新的2020,殊不知其后的366天里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。

12月28日这天,也就是我开始写这篇总结的当天,上海再次迎来了重度污染的一天,在办公楼的玻璃窗前按下快门,灰蒙蒙的一片,都不需要滤镜渲染,就好像这个2020一样,让人看不清方向。随后的几天又遭遇了多年未遇的寒潮,把体感温度拉到谷底,着实和这肆虐全球的病毒一样冷酷无情。回看这个不寻常的2020,真不知是如何混沌过来的,上一个元旦只是过去了12个月而已,但似乎感觉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,随后的3个月基本就是家里蹲,孩子们经历了史上最长的寒假,我们也在家办公办得着急上火。后面的日子尽管也算是松了口气,暂时解放了,但口罩从此成了日常生活的必备品,可能近几年都将离不开它了。

和这糟糕的2020一起来到的是已经进入40岁club的我,原以为这是一个崭新的club,职业生涯的新高度,赚钱能力的新维度,可以尽情地享受生活,拥抱短暂的自由了,然而前所未有的压力却扑面而来:爸妈老了,身体渐渐不如以前,今天去医院看看这个病,明天去医院配配那些药,尽管行动都还可以,但仍旧阻挡不了岁月的侵袭,小零件都咯嘣作响,需要去医院不停地修修补补了;孩子们长大了,即将步入青春期,思想渐渐成熟,学业也日益繁重,担心他们的视力好不好,牙齿齐不齐,身高发育正不正常,关键是这些都不再以我的意志想法发展而发展,不禁焦虑涌上心头。这上下六座山稳稳的压在我和老公的肩头,无论是好是坏,是喜是忧,都是我们需要承受的。

如此这般,大环境和小环境的多面夹击,以至于今年运动的频率也降低了,跑步也跑得很少,感觉有点胖了,至少脸上的肉好像比前两年多了几分,出门游玩的次数也降到最低的频率,没特别需要尽量不往外面跑了,书也看不进,剧也懒得追,人生的乐趣顿时所剩无几,只是一天天地被推着往前走,还好在第四季度的时候挣扎着拍醒自己,买了个新相机,在夹缝里寻找到了一丝丝快乐的源泉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压力归压力,混沌归混沌,但我的生活也不能算灰暗,只是可能不再像前几年那样无忧无虑了,需要操心的事情越来越多,总是被放置在每个属于我应该为之的角色里,一桩桩一件件,做我该做的事。前几天带孩子去看了皮克斯的最新动画Soul,中文译作心灵奇旅,简直是做给大人看的治愈系动画片,在这个混沌的2020年即将结束的时候,有这样一部温暖的动画安抚人心,再合适不过。那么对于进入40岁club的女性来说,生活的火花到底在哪里?也许就是片中树叶飘下时穿透它的那束光芒,平凡、简单、真实、偶然中的必然。

无论如何,还是活好每一天吧,2020就此结束,希望2021好一些!

我的二零二零

13 Comments

  1. 16

    2020年是我20代的最后一年,本来也觉得自己要抓紧时间潇洒,结果也是普普通通就过去了,真的迈入30代了不敢给自己定什么目标,安逸就好

    祝新年快乐,2021年顺利~

  2. Yan

    思路都中断了。。。重写吧。。。。

    我觉得虽然迈入了新的club,但还是要保持一颗年轻的心。家里的事工作上的事,都能游刃有余,心态要好。孩子都会长大,老人都会老去,自然规律而已,没必要焦虑。
    今年我去了好几个革命村,看了以前先烈的事迹。我觉得,从前他们能为了革命事业而抛弃一切,勇往无前,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……所以死亡都不怕的话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  3. Yan

    吐槽一下,岂有此理,写了半天的东西验证码不对就不见了!这个插件太垃圾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